>

物流企业又如何在经营管理过程中应用知识溢出效应这一理念呢,零担快运的市场规模是快递行业的两倍

2018年诺贝尔经济学奖的得主之一,保罗·罗默先生在其内生增长模型中提到,经济规模的大小并不是经济增长的主要因素,而人力资本的规模才是重要的推动因素。

日前,部分快递公司陆续披露了今年4月的经营数据,单纯从业务收入来看,几家快递公司同比均有增长。不过,收入增长的同时,快递行业人工、场地等成本也在环比上涨。在“营收与成本齐飞”的境况之下,快递行业龙头企业的规模优势已经日渐式微,各个快递公司也开始在不断加剧的行业竞争中寻找新的增长点。

人才作为一个实体,在使用上具有排他性,一般情况下,个体受聘于某家企业之后,不能在其它企业中任职。但是由人才产出的知识,则具有不完全的排他性和不完全的独占性,使得知识可以产生溢出效应,这也正是知识不同于普通商品的地方。同时,知识溢出过程具有交流效应、模仿效应、带动效应、链锁效应等特点,这使得所有企业都有可能借助行业知识溢出效应,以较低成本,快速提升自身的生产效率,实现内生增长。

作为快递行业的龙头企业,顺丰在当前强敌环伺的市场环境中略显挣扎。来自国家邮政局的数据显示,在过去一年中,顺丰的业务增速整体低于行业均速,市场份额下降了0.5个百分点;而在资本市场上,顺丰的表现也并不尽如人意,总市值蒸发高达900亿元。为了提振市场信息,增大营收,近期顺丰频频迈出探路的步伐,试图寻找新的增长点。

知识溢出效应的作用显而易见,虽然它属于宏观经济学的范畴,不过这一个理念仍可以应用到微观企业的运营上,物流企业又如何在经营管理过程中应用知识溢出效应这一理念呢?而根据知识的不同来源,我们可以细分为借入式知识溢出效应与自生式知识溢出效应;在物流行业,目前借入式知识溢出效应主要通过招聘外部人才、借助“外脑”、连横合纵、学习标杆专利等四种方式发挥其作用,自生式知识溢出效应则主要通过内设研究部门、服务标准化等两种方式发挥作用。下面我们将具体加以阐述:

最近,顺丰与新邦物流组建了一家以加盟制为主的零担快运机构。很显然,零担快运的市场规模是快递行业的两倍。增速乏力的顺丰终于肯放下直营的架子,尝试在新领域寻找弯道超车机会。

1、招聘行业中的资深人才

不过,放弃自身坚持已久的业务模式,这种穿新鞋探新路的做法虽然会遭遇艰难险阻,但也很可能是一条“捷径”。

对于一家创业型企业,或是一项新业务领域,尽快形成相应能力的最快办法便是招聘行业中的资深人才。他们对这个行业、这个领域有比较深入的了解,也有较为长期的实战经验,加入之后可以很快进入角色并独挡一面;同时外部资深人才的知识与经验也能被团队所吸引与扩展,用于培养新人,实现知识的溢出。

顺丰成也直营模式衰也直营模式

比如京东物流在开始涉足B2B合同物流领域时,便从中外运、宝供物流等行业知名企业中,招募了不少资深人才,尤其是大客户销售、运作管理类的人才,从而帮助京东物流在较短时间内便打开了合同物流的市场,在起步阶段不到一年的时间里,便实现了超过5亿人民币的营收。

众所周知,区别于A股另外几家快递公司,顺丰一直采取了重资产式的直营模式,即:在全国省级城市设立分公司,下面县市设分部,分部下面再设网点,这些网点均由顺丰出资组建。

2、与咨询公司、科研机构、高等院校等智力机构合作,借力“外脑”

这种模式的优势在于具有较强的控制力。在这种模式下,顺丰制定了针对网点和快递员的严格考核制度,非常有利于公司品牌塑造和服务质量的提升。

丹尼尔·贝尔在《后工业社会的来临》一书中表达了一种观点:在后工业社会中,首要资源是受过训练的专业人才,首要机构是科研、咨询、高等院校等机构。

依托直营模式,顺丰打造了一个庞大的“快递帝国”。一直以来,顺丰的服务质量和用户口碑实际上都是建立在直营模式基础之上。但是,此次顺丰尝试改弦更张,本意是想采用加盟制降低运营成本,但玩惯了直营模式的顺丰完全是“加盟制”的生手,相比其他以“加盟制”起家的竞争对手,顺丰的后发劣势有些明显。

德邦很早就开始与IBM、埃森哲、美世等国际知名咨询公司合作,借用咨询公司这一智囊团,为自己做了一次升级。比如德邦与埃森哲合作,开展零担快递客户分群、营销策略设计、销售管理体系建设等工作,提升自身的客户洞察能力、销售能力、服务能力等,并开启以客户为中心的业务转型。另外,埃森哲为德邦规划了相应的运营和IT系统,助其打造与新业务相适应的基础设施和业务流程。这些工作为后来德邦实现业务收入稳步增长奠定了良好的基础。

另外一个不容忽视的因素是,快递行业蛋糕有限,以往顺丰要面对的竞争对手是德邦和“三通一达”,这种格局在今年来发生了变更,跨界的京东、苏宁也成为顺丰的劲敌。

京东物流也是一家很注重借助“外脑”的物流企业,2018年4月便与北京大学、中科院、北京交通大学等十余家高等院所或科研机构进行了一场科技需求、科技成果对接交流会,探索物流领域“产学研”融合;2018年10月之前,便与北京科技大学、北京邮电大学、南开大学等高校建立了战略合作关系,推动国家物流政策规划研究、行业前瞻性研究和人才培养。与此同时,京东物流也主办或参与了京东全球运筹优化挑战赛、物流机器人挑战赛、全国大学生物流仿真运营设计大赛、京东物流供应链竞技大会等物流赛事,从高校学生中寻找技术亮点、可商业化产品以及有潜力的人才。

从生态链看,京东和苏宁以零售起家,会分流顺丰的客户,而且京东和苏宁物流也以自营模式为主,在商业零售、物流等领域进行全产业链布局,这可以说是直接叫板,要与顺丰展开面对面的较量。

3、连横合纵,将竞争力量转化为内部优势

顺丰想夺快运一杯羹但要先问过德邦怎么想

通过并购、合营、控股等方式,连横合纵行业中的优势资源,补齐自身短板的同时,还能将原本是竞争关系的对立面转化为内部优势,从而获得这也是一种借入式知识溢出效应。

在此情况下,顺丰揽镜自照,开始尝试变阵。

这里我们以顺丰速运为例,便可以清晰地看到这一种借入式的知识溢出效应:

5月12日,顺心捷达在广州召开“品牌发布会暨合伙人招募大会”。顺心是由顺丰与新邦物流合作的一家以加盟制为主的零担快运机构。显然,顺丰准备抢夺零担快运市场的一杯羹。

2018年4月,顺丰联合8家企业成立“超级大数据”公司,目标是构建国内最有影响力的供应链大数据平台,打造开放共赢的平台,提升自身竞争力。

一个亟需资金支持和口碑效应,一个正在谋求新的业务增长点,新邦和顺丰就这样果断牵手了。

2018年5月,顺丰与新邦物流成立合资公司,推出“顺心快运”,意图深挖重货快运的市场潜力。

不过,在研究完新邦物流的前世今生后,不禁为顺丰的这步险棋捏了一把汗。

2018年8月,顺丰与夏晖合作成立新夏晖,顺丰可以借助对方在冷链物流领域的优势,打造一体化供应链及综合物流解决方案的服务能力。同期,顺丰与中铁快运合资成立中铁顺丰国际快运有限公司,发力高铁快递领域……

新邦的创始人石浩文出身德邦系。2003年石浩文带领德邦一批骨干另立山头,创办新邦。不过,新邦的业务范围主要集中在珠三角等区域市场,营业收入常年停滞在10亿元左右。

正是通过这种借入式知识溢出效应,顺丰快速拼齐自己的版图,在综合物流领域逐渐打开自己的市场影响力,实现自己的物流帝国梦。

来自运联研究院发布的2018年《中国零担快运30强排行榜》数据显示:德邦2017年快运业务实现收入130亿元,约等于排名后三位的安能、顺丰和百世的营业收入之和,排名第18位的新邦仅录得9.2亿元,与德邦的差距不可以同日而语。

4、学习与借鉴标杆企业的专利资料

显然,顺丰吃下新邦成立顺心是希望在网点和营收规模上对标德邦,但是上面的数据真的能让顺丰“顺心”吗?

专利是一种受知识产权保护的文件资料,我们不能照搬照抄;但是专利文献中一般会包含所涉及的技术内容、技术特征、实现逻辑和相关附图,对于我们的研发与改进有着很大的启发与学习作用。

因此顺丰现在必须要面对一个略显尴尬的现实:拉了一个帮手一起上阵林地,但这个帮手却不具备和德邦叫板的实力。而想要布局快运市场,顺心恐怕先要过了同样依靠加盟制、低价走量的安能和百世的关。

而且有资料显示,90%以上的新技术会在专利文献中得以体现,其出现的时间也比一般刊物所提供的信息早5、6年,加上专利的实用性特征;因此,我们通过对标杆企业专利文献的分析与学习,可以节约大约40%的研究费用和60%的研究时间,借入式知识溢出效应的作用非常明显。

更重要的是:加盟这种模式并不一定适合快运。此前,德邦已经在快运业务上做的风生水起。2018年一季度,德邦快运业务实现了47亿元的营业收入,超出顺丰全年收入3亿元,净利润就高达9.9亿元,而德邦一直沿用的就是直营模式。数据也证明直营模式让德邦的快运营收节节高升。

比如通过专利数量对比,我们发现近一两年来,京东物流的相关专利数量约260份,数量上约是顺丰速运2倍、百世物流26倍。而查看具体的专利内容,我们可以发现,京东物流的专利发明主要集中于智能化、无人化领域,比如自动化数据回溯的方法与系统、装车机器人、自动导引运输车、智能自动化包装产线系统等;而顺丰速运在包装材料及技术方面的专利要远远多于其它物流企业,比如具有缓冲性能的包装、蓄冷剂及其果蔬保鲜方法、可循环式包装箱、拉伸式缓冲包装结构、内部带隔断的纸箱等。

此次,顺丰尝试通过加盟的形式挑战快运,这无疑需要担负太多未知的风险。

5、在内部成立专职研究机构

对于顺丰这步棋,多位券商分析师给出的预判是,选择与新邦加盟带给顺丰的无疑是大量投资消耗,而且还可能承受加盟制低价服务衍生的潜在品牌伤害。天风证券分析师姜明更是一针见血地指出:顺丰只是综合物流领域的初学者,如何平衡这些不断拓展中的新板块,不走弯路,将是顺丰突围过程中的一大痛点。

在企业内部设立专职研究机构或部门,是物流企业实现自生式知识溢出的重要举措。设立自已的研究机构或部门,一方面便于公司根据业务发展需要,随时安排更有针对性、实用性更强的专题研究,而且与研究外包相比,费用成本较低,沟通与修改较便利;另一方面借助研究机构或部门的名义,便于发布行业洞察报告、观点性文章,建立企业在行业中的专业形象,有助于提升品牌形象与品牌价值。

如此来看,顺丰雄心勃勃而且勇气可嘉,但是,它最终能否在四面出击的过程中,找到自己想要的新增长点,还需要时间来验证。

因此我们可以看到,苏宁成立了物流研究院和S实验室,圆通有了圆通研究院圆通,百世成立了车辆研究院,中通则成立发展研究中心,宝供物流也有宝供研究院……众多物流企业纷纷成立了研究机构或部门,开展相关专题研究,为自身发展提供更多建设性意见。

6、服务标准化,将隐性经验转化为显性知识

物流供应链服务不同于有形产品,没有具象的承载体,与交易过程相伴随,服务技能与经验很多存在于个体身上,不同的人在同一环节上所提供的服务体验常常是不同的。

目前在物流行业,除了快递、快运这两个领域之外,其它领域的服务标准化程度很弱,尤其是在以定制化服务为主的合同物流领域,不同客户所感受到的服务体验会有所不同,甚至同一个客户在不同城市的运作点上所得到的服务体验也是不尽相同。

而经验技能属于隐性知识,它的传播通常是小范围内,而且成本较高。而将服务进行标准化,形成书面材料,转化为显性知识,便于学习和传播;而且服务标准化的过程,也是一个经验系统化、知识沉淀内化的过程,有利于以后的培训、共享与创新等工作。

最后补充一点,物流企业要想很好地发挥知识溢出效应的作用,还需提升自身的接受能力,即物流企业对于新知识、新事物、新人才的接纳度。如果企业文化属于比较封闭、比较固步自封的类型,或是对于新加入的人才天然有排斥性,或是经常以一种高傲姿态与别人谈合作,或是自诩武功天下第一而轻视别人的创新,这些都将让企业很难享受行业知识溢出效应的红利。

(本文作者系宝供物流战略研究顾问)

本文转自亿欧,并不代表中国(

本文由人才培养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物流企业又如何在经营管理过程中应用知识溢出效应这一理念呢,零担快运的市场规模是快递行业的两倍